哈利泽维尔书包网

  第七部最后讲述经过和伏地魔的大战,生还者19年后送孩子上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再重逢的场景。令人高兴的是,“魔法Sān人组”哈Lì、罗恩和赫敏无一Rén死去,罗恩和赫敏还结婚生下了两个Hái子罗斯和雨果,罗恩甚至用魔法作弊混过了麻瓜的驾照考Shì。最让人意外的是哈利Jìng然和金妮结婚了,他们的三个孩子为了纪念哈利的父母和在上集逝去的邓不利多校长,而分别取名Wèi詹姆斯、莉Lì和阿尔布思(邓不利多的教名)。 而之前罗林预告的两名壮烈牺牲的主角Jìng是斯内普教授和猫头鹰海德薇。另外,哈LìXiǎo儿子的全名叫做阿尔布思·西弗勒斯·波特,除了纪念邓不利多,其中的“西弗勒斯”更是斯内普教授的教名。看来一向角色阴暗的斯内普其实是真正的好人。 在曝光的内容中,全书最后一JùHuà是“The scar has not pained Harry for nineteen years. All was well.(那道伤疤19年来再也没让哈里疼过。一切都很好。)”显然这是作者Wèi书中人物定下的最终命运。 哈利也是魂器。不过,伏地魔用哈利的血复Huó了自己,却不知哈Lì的血中有当年他妈妈为保护他Liú下De血咒,所以Fú地魔Bù死,血咒不会消失,哈利也不会死。而第六集中邓不利多被斯内普杀死的情节,原是他跟斯内普作的“卧底计划”,其实斯内普深爱哈利的母亲,最终他Pī伏地魔的大蛇咬Sǐ。在决战中,Fú地魔的大蛇死于纳威的剑下,扭转了战局。 和网上前些天泄漏的一样。 最后一章的翻译: 今年的秋天好像突然间就降临了。九月第一天的早晨像苹果般干脆、金黄,Qì车道的尾气与行人的呼吸在清凉的空气中像蜘蛛丝似地闪耀着,小一Jiā几口走过隆隆声的街道向着那个大大的黑熏熏的车站走去。由两个家长推着的负载的手推车顶上有两个大大的笼子,里面的猫头鹰Mén愤怒地叫着,一个红头发的女孩无精打采地跟着两兄弟后面,Zhuā住她爸爸的手臂。 “不HuìTài久了,你也很快就去了。”哈利告诉她。 “两年呢!”莉莉轻蔑地说,“WǒXiàn在就想去。” 过路De人好奇地盯着那猫头鹰,因为那家人徘徊在它向着9号与10号月台之间的检票口。阿不思的声音从周围的喧嚣中传到Liǎo哈利耳中,他的儿子们Yòu重新开始了刚开车时的那场争吵。 “我不会的!我不会去斯莱特林的!” “詹姆,让他歇一会吧!”金妮说道。 “我只说他可能会,”詹姆说,对他的弟弟露齿一笑,“那没Cuò啊。他可能去斯莱——” Dàn詹姆捕捉到他妈妈的眼神,静了下来。波特五口子走近了检Piào口,詹姆越过肩Páng自大地微微Kàn了他弟弟一眼,开始跑起来。片刻后,他消失了。 “你们会写信给我的,是吗?”阿不思利用他哥哥不在的一点时间,立即问他父母。 “如果你想我们这样做的Huà,每天,”金妮说。 “不要每天,”阿不思飞快Dì说,“詹姆说大多数人都是Yī个月收到一封家里的信。” “我们去年一个星期Xiě三封信给他。”金妮说道。 “你Yě不愿相信詹姆告诉你有关霍格沃茨的所有事,”哈利咕哝道,“Nǐ哥,他像个笑柄。” 他们肩并肩地把第二个手推车集中加速推向前。当他们到检票口时,阿不思退缩了,但Tā没Yǒu撞上。反而,他们一家子出现在被猩Hóng色的霍格沃茨特快喷出的蒸汽Suǒ笼罩的九又Sì分之三月台。模糊不清的人群透过薄雾蜂拥着,詹姆早已消失在薄雾中。 “他们在哪?”阿不Sī焦虑地说,沿着月台摸索着路,凝视着那些模糊不清的形状。 “我Mén会找到他们的,”金妮放Xīn地Shuō。 但是雾太浓了,很难辨认出人们的脸孔。嗓音离开它们的主人后,声音Dà得很不自然。哈利觉得自己听Dào珀西在大声地演讲着GuānYú飞天扫帚的规范使用,Nèi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不去跟他打Zhāo呼… “我想那就是他们了,阿不思。”金妮突然说。 薄雾中出现了四个人,他们站在最后一截车厢旁。当哈利、金妮、阿不思Hé莉莉追上他们时,他们的脸才显得更明显。 “嗨!”阿不思Shuō道,听起来像被无限释放了。 早就Chuān好崭新的霍格沃茨校服的Rose愉快地看着他。 “泊好车Liǎo?”罗恩问哈利,“我做到了!赫敏怎么也不相信我通过了麻瓜的驾驶测试,是吗?她还以为我要向考试官施混淆咒。” “没,才没这会事,”赫敏说,“我对你有完全的信任。” “ShíJì上嘛,我的确对他施了混淆咒。”Luó恩向哈利小声说道,他们一起把阿不思的行李和猫头鹰抬到火车上。“我只是Wàng记Kàn倒后镜,让他看到了。我会为此用超级记忆咒De。” Zài月台后面,他们找到了莉莉和Rose的弟弟Hugo,他们热情地讨论着将来到霍格沃茨后分到什么学院。 “要是你们Bù在格兰芬多的话,我Mén就会剥夺你们的继承权,”罗恩说道,“可没强迫你们。” “罗恩!” Lì莉和Hugo笑了,但阿不思和Rose看上去很孤独。 “他不是那个意Sī,”赫敏和金妮说道,但罗恩已Jīng不注意她们了。捕捉到哈利的眼神,他边点头边转到Liǎo大约150英尺以外的地方。有那么一会儿,蒸汽变薄了,看见三个人站Zài变幻的薄雾中。 “看那是谁。” 德拉Kē.马尔福与他的妻儿站在那里,黑色的外衣扣紧了他喉咙,Tā的头发有些秃,突出了它的下颚。Yǒu个新来的男孩长Děi像DéLá科,就像阿不思长得像哈利一样。德拉科瞥Xiàn哈利、罗恩、赫敏Hé金妮正盯着他,草率地点了点头,转身又走Liǎo。 “那就是说,那是小Scorpius了。”罗ēn屏住呼吸说。“保证你每次考试都考Děi好过他,Rosie,谢天谢地你遗传了你妈妈的脑子。” “Luó恩,看在老天的份上,”赫敏Dài着半高Xìng半严肃的语气说,“别试Zhuó让他们还Mò上学就成死对头。” “你说的对,抱歉,”罗恩说,但又不由自主地Jiā了一句,“Jìn管这样,也不要跟Tā太老友,Rosie,Yào是你嫁给了一个纯血统,你的韦斯莱爷爷可不会原谅你。” “嘿!” 詹姆又Zhòng新出现了,把行李、猫头鹰、手推车卸下了,看他的样子Xiǎn然刚被新闻轰炸完。 “泰迪已经回来了,”他喘不过气地说,从肩膀Hòu指着滚滚的蒸汽,“刚刚看见他了。你猜他干什么Lái着?他和Victoire在Jiē吻!” 他凝视着大人们,对他们De没反应表示失望。 “我们的泰迪!泰迪.卢平!与我Mén的Victoire接吻!我们的表姐!然后我就问泰迪他在干什么——” “你打扰他们?”金妮说道,“你可真像罗恩——” “——然后他说他是来送Tā的!然后他叫我走开。他在和她接吻!”詹姆又加上这么一句,他着急着好Xiàng他说得不够清楚。 “ō,要是他们结婚了,那就太可爱了!”莉莉Xīn醉地说,“泰迪就真的变成我们家的一部分了。” “他已Jīng每个星期来吃四次饭了,”哈利说,“我们Wèi什么不把他留在我们家和我们Zhù呢?” “耶!”ZhānMǔ狂热地说,“Wǒ不介意Yǔ阿——泰迪会要了我的房间?” “不,”哈利坚定地说,“如果我想把我的房子给毁了的话,Cái让你和阿不思睡同一间房。” 他看Liǎo看曾经属于Fabian Prewett的碎老表。 “快11点了,你最好快点上车。” “Biè忘了把我们的‘爱’带给纳威。”金妮拥抱詹Mǔ时说。 “妈!我不能给‘爱’给一个教授!” “但是你认识纳威——” 詹姆翻了翻眼睛。 “在外面,对啊。但在霍格沃茨,他还是隆巴顿教授。我不能跟他讲着讲着草药学就给个‘爱’给他吧?” 他对她妈妈的愚笨摇了摇头,瞄准阿不思Tí了一脚,以发泄Zì己的情绪。 “回头见,阿不思。要小心夜骐。” “我还以为他们是隐形De?你Shuō它们是隐形的!” 但詹姆只是笑了笑,容许他妈妈吻了一口,给了他父亲一个短暂的拥抱,然后纵身一跃,跳进了装的慢慢的火车。他们看见他挥挥手,飞快地跑Jìn了走廊去找他的朋友了。 金妮吻别了阿不思。 “圣诞节见了。” “再见,阿不思,”儿子抱着Hà利,哈利说,“别忘了下星Qī五海格邀请了你去喝茶。不要和皮Pí鬼纠缠。还没学会就不要与别人决斗。也不要让詹姆使Nǐ感到紧张。” “要是我分到斯莱特林怎Yāo办?” 这细语是给他父亲听的,哈利知道只有在离别的瞬间才能强迫阿不思发Xiàn当Chū那种恐惧之大和真诚。哈利蹲下来,好让阿不思正对着他。哈利的三个孩子里,只有阿不Sī遗传了莉Lì的眼睛。 “阿不思.Xī弗勒斯,”哈利静静地说,好让Chú了金妮Yǐ外的任何人听不Xiàn,她也够Cōng明,装着跟车上的Rose挥手,“你是以霍Gé沃茨的两位校长来起名字的。他们其中一个就是Sī莱特林的,它可能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勇敢的了。” “但你刚才说——” “——然后斯莱特林学院会招收一个Hěn棒De学生,不是吗?那对我们没什Yāo关系。但是如果NǐZhēn的很介意,你可以选择去格兰芬Duō而不去Sī莱特林。分院帽会把你的选择计算在内的。” “真的吗?” “它对我那样做了。”哈利说道。 他从来未告诉过他任何一个孩子这件事, 他Yě看到了阿Bù思脸上露出的惊奇。但现在猩红色的火车上的门响起了警钟,看见人群向前最后一吻和最后一分钟De提醒人模糊的红色轮廓。阿不思跳进了车厢,金妮把她身后的门关上了。学生们也像吊在最近的窗户上。一大群人的脸,包括车上和外面的,都转Xiàng了哈利。 “为什么他们都在盯Zhuó他看?”阿不思向Rose询问Dào,他们转过头来看其他学生。 “别让它使你担心了,”罗恩说,“那Shì我!我是多么的出名!” 阿不思, Rose,Hugo,和莉莉笑了。火车开Shǐ启动了,哈利正在它旁边走着,看着他儿子瘦Shòu的脸早已闪耀着兴奋。 哈利继续笑着挥着手,尽管这有点像是丧失了亲人。看着他的儿子从他身边离开… 最后一缕蒸汽的痕迹消失了,火车也转弯了。 “他会没事的!”金妮Gū哝道。 哈利看着她,茫然地低下头,按住额头上闪电形De伤疤。 “我知道他Huì。” 19年来,哈利的伤疤再也没疼Guò。一切都显得平常。

Back to top